盘点盛产“学霸”的学校,上海中学、华育中学、上宝中学、张江集团学校、星河湾双语学校总是绕不过去的名字,这些不同学校的背后却有着同一个传奇人物——唐盛昌,网络上,家长们都叫他“学霸教父”。

  唐盛昌,之于上海教育界,毫不夸张地说,犹如扫地僧之于武林;亚里士多德之于几何;爱因斯坦之于现代物理。

  为了小升初、中考以及高考不能输在起跑线上,小编估计能理直气壮举起手的家长寥寥无几。

  而唐盛昌却告诉这些家长们:“现在教奥数的老师当中,90%以上,甚至比例还要高,奥数题目都看不懂。”

  上海中学本部和国际部的海外升学率更是遥遥领先,成为家长心目中几乎是神一般的存在。

  被学生称为boss的唐盛昌1989年接任上海中学校长,2012年卸任。唐校长接手的时候上海中学像个“破落地主”,家长上访不断,老师的年终奖是“两瓶酱菜”,24年间他把当时处于历史低谷的上中转变为上海高中“四大名校”之首,高考成绩连续10多年保持上海市总分第一。曾有连续九年获世界奥数金牌的记录,成为家长心目中几乎是神一般的存在。在上海滩这个五湖四海藏高人的地方,也是一个神奇的所在。

  奥数,在中国很多孩子的心里,就是梦魇的代名词。由于奥数的成绩在一些地方与分班、培优和保送挂钩,在中国有不少家长和老师,把学好奥数,当做孩子升学考试的敲门砖。

  而专家则表示,即便是从全球范围看,适合学奥数的孩子也仅仅占到全部孩子的5%。

  那是不是也意味着真正的奥数其实只属于少数的孩子。我们根本不应该鼓励所有的孩子去学奥数?

  对,没错。上海中学的学生,它在整个初中生高中生的群体里面,可能就是1%~3%,在上海中学里有资格学奥数的孩子,又是极小的一部分。金字塔尖上,甚至上万个才有一个两个,怎么可能全民普及呢?只有一种情况,就是由于商业的运作,把奥数这概念扭曲了。

  数学要掌握基本的数学知识,学会利用数学方法去思考和解决问题,理解运算本质,掌握运算规律,而非仅仅提供运算速度,以及掌握一定的空间概念。比如99乘98,学生掌握乘积在9000~10000之间,个位数为2,因为在日常生活和工作的应用中,精确的乘积可以由计算器计算,你只需要掌握运算规律,判断乘积是否准确。

  上海正在崛起这样一批家长群体:他们有着良好的教育背景甚至是海外留学经历,有着独立的思考能力和强烈的自我意识,他们曾经看到外面世界一些非常好的东西,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够得到更优质的教育,更希望孩子健康、快乐地成长。与此同时,在多元文化融合发展的时代,社会发展、科技进步也对未来人才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唐校长认为,学得好,现在已经不是一个简单的问题,而是关系到学校“教学质量观”的变革,“在基础学科的知识和技能上,学科学习不仅是知识的掌握,知识的掌握更不仅是刷题。”

  用英语教学举例来说,很多有留学计划的家庭对孩子未来都有清晰规划,但如何让孩子学好英语,又如何衡量学得好呢?

  对英语教学的要求应该是语言、语音、语调都要接近英语为母语的水平,我们要强调说的能力,听的能力,发音标准。现在孩子都有出国交流的机会,家长们会发现,有些高质量双语学校的一二年级孩子能在公开场合与餐馆服务员、酒店工作人员用英语进行沟通,很自信,很从容,家长反映,有时候孩子还会纠正他们的发音,这就是教育质量观念变革的成果。

  除了掌握海外留学的语言敲门砖,唐校长同时也提醒,中国年轻一代更需要扎实掌握母语,具备表达自己想法、理解作品的能力,“双语学校之所以通常实行中外教配合的制度,就是要为孩子创设双母语环境,教育方式的革新绝不是照搬西方教材或简单机械地剥除中国的教育思想。”

  2016年2月,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一名20岁学习德语和心理学的中国留学生在留下一封给家长和朋友的信后离开了这个世界,她说世界是美好的,而她是个不堪重负的胆小鬼,所以选择了退缩和逃避,当然这是一个极端的案例,然而涉及留学生的负面事件近年频发,让人难以忽视,当留学已经成为很多中产阶级给自己的孩子选择的另外一条道路时,路边的鲜花和荆棘也时时刻刻在提醒着人们,出国留学无论对家长和孩子来说,都是一个人生的重大选择。唐校长则把眼光放到了学习以外的东西,这也是许多留学生家庭的痛点。

  早在1993年,唐盛昌担任上海中学校长的第四年,便建立全国第一个国际部,让优秀的孩子走出国门开眼界,长见识,这在当年可谓是走在了最前面。

  当留学已经成为很多中产阶级给自己的孩子选择的另外一条道路时,路边的鲜花和荆棘也时时刻刻在提醒着人们,“出国留学”无论对家长和孩子来说,都是一个人生的重大选择。

  现在很多中产阶级家庭的家长,还是会纠结于一个问题,孩子到底应该早一点出国去接受教育,还是晚一点?

  我现在要反过来问一个问题,你们知道留学以后对整个家庭的影响最大的是什么?是父母跟子女的关系。因为这是两个体制,中国的传统文化,父母跟子女的关系是非常紧密的,赡养的任务主要是落在子女的身上,但是在西方国家,养老的这个任务,不是子女的,是社会保障的。

  关键在家长怎么看,如果家长接受孩子应该独立,他年龄大了应该脱离你,通过自己的努力,得到更好的发展,而我的将来与他并不像中国式的这么紧密的关系,早一点出国,一点问题都没有。但是如果我希望仍然是中国式的父母跟子女的关系,我的看法,晚一点出去好。所以孩子的年龄早晚出去,关键的一个问题是,你父母对你孩子的期望在哪里,如果你理性的分析,你就会找到一个答案,应该什么时候让你的孩子出国。

  侨外海外规划院专家指出,除了优质的学校教育资源和教学环境,未来职业的发展、独立思维的培养、眼界视野的高度等都是对子女教育规划中家长考虑的重点。而随着海外教育低龄化的加剧,家长们越来越懂得海外教育早规划和先移民后留学的优势和重要性。基于家长们对孩子国际化教育的迫切需求,侨外海外教育规划院可以为孩子提供个性化教育移民方案,从孩子自身个性及发展、家庭规划和财富规划等方面全盘考虑,定制出合适的移民教育规划,让孩子和家庭摆脱牛蛙战争,真正拥有美好的未来!

浏览次数 :
上一篇:这世界上有两种人看过《红楼梦》的和没看过《红楼梦》的      下一篇:红楼梦的作者的详细介绍

访客评论专区

用户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Baidu